限时赏味🌷️

曾经有段时间我QQ中了病毒,无端显示异地登录并在空间里发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广告,我重新设置了密码却无济于事,小广告依然漫天飞,我一气之下索性关了空间,心想你爱发就发吧,反正也没有人能看到。
 
那一年是高三,课业繁忙,最后半年里,我也没有在空间里发过说说,时间一长,我也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 
高考结束后,毕业旅行去的川渝,和一起去的同学约在机场集合。
 
在去机场的路上,我编辑了一条临行前的说说,点击发送后就捧着手机等回复,在那之前我会在空间发一些自己经历的搞笑段子,虽然并不怎么搞笑,但朋友们很爱在我的说说下面捧场,编队形加一加二加三,聊天打屁互相调戏,相当欢脱,我也被大家戏称为段子一点也不好笑的灵魂段子手。
 
可是那一次,我等了一分钟,两分钟,十分钟,我的说说下面依旧空白一片,没有人点赞,也没有人评论,那条说说窝在空间众多条说说之间,却孤独得像条狗。
 
我很奇怪,一直盯着屏幕默默等,打开QQ,看一眼,又关上,刷新了一遍又一遍,蜂窝网重启了一次又一次,可依然毫无回应。
 
我很郁闷,难道我过气了?不会吧,这才多久啊。我也很委屈,就算我半年没发过气了,这条说说也不是段子,不好笑,但你们就不能评论评论嘛!
 
我很不甘心地把这条说说删掉,又重新编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点击发送,等待了许久,结果还是一样。
 
七月天,去机场的路上艳阳高照,大马路上烫的蚂蚁都找不着地儿落脚,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,可我满脸都是灰蒙蒙的阴雨天,内心空荡荡。
 
挨到了机场,和朋友们汇合,经历了一年炼狱般的生活,终于能欢快地撒泼,朋友们都热情洋溢,有说有笑,我也和他们打着招呼,笑的很灿烂,可我那是强颜欢笑,心里已经在骂娘了:你们他妈为什么不给老子点赞!!!
 
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憋了一路,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们了:“哎你们刚看见我发的说说了吗?”
 
朋友们一脸懵逼都说没看见,纷纷掏出手机在空间列表里滑着,我凑过去一看,确实呀,一路滑下来,连我说说的影子都没见着,这是怎么回事呀?
 
这时有位朋友的话提醒我了,他说:“你都大半年没发了,我上次见你说说还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小广告呢!”
 
我如梦初醒,打开QQ一看,果不其然,空间还是关着的呢,我把这茬给忘一干净,刚刚在路上,我完全沉浸在悲伤十足的内心戏中,也丝毫没有注意到浏览量始终只有一。
 
更改了设置后,我将之前的说说重新发送,这回刚发出没多久,点赞和评论就铺天盖地而来。
 
“灵魂段子手!你终于上线了!”
 
“死鬼大半年跑哪去了!老子想死你了!”
 
“咳咳,[em]e401149[/em]v。。。”
 
我一抬头,机场内,人来人往,朋友们一个个摇晃着手机,笑着看着我。
 
其实那一天,在去机场的路上,某个瞬间,我的心境如同置身与世隔绝的孤岛,被人遗忘,被人遗弃,我曾在无数次伤春悲秋,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刻说服自己正在体味孤独,心境渲染环境,大有一副孤独患者的可怜姿态,但那一切不过是有恃无恐的假孤独罢了。我知道我有许多朋友,他们很温暖,我有爱我的家人,他们很踏实,在我悲伤的时候,朋友会借给我他们的肩膀,父母永远会给予我依靠。
 
真正的孤独,是得不到回应的,是没有退路的,是毫无选择的。
 
大部分人所谓的孤独却是有选择的,无问西东里有句台词是“你怪她对你不真实,可你给过她对你真实的力量吗?”
 
我觉得这句话反过来说也可以,“你怪身边的人没有给你真实的力量,可你对他们真实过吗?”
 
我认识一个学长,他最近正忙于找工作,压力很大,一次闲聊中和我开玩笑说想痛痛快快出去喝场酒都没人陪,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语气故作轻松,可我还是从他不经意间的失落中看出端倪,我就问他那你找了吗?
 
他愣了,笑着说:大家伙都忙工作,哪有空陪我去喝酒呀,找了也白找。
 
我就对他说试一试吧。
 
他看着我,沉吟了一会儿,下了决心说:行。
 
后来他对我说,那天晚上他就在许久没有发言的群里邀请兄弟们一起去喝酒,没想到大家伙二话不说一个个光着膀子就出来了,露天的大排档里,一个个糙汉子举着酒瓶搂着他的脖子,对他说着掏心窝子的话,鼓励他不要灰心,安慰他一切都会变好。
 
学长抱着酒瓶子不知道该说什么,哭得像个傻逼,他说那是他那段时间最安心,最有力量的时刻。
 
我见过许多坚强乐观的人,他们身披着坚硬的铠甲,可那层层铠甲中裹着其实是一颗柔软的心,是那副铠甲让他们在与这个世界交手的时候能全身而退,也正是那副铠甲,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紧锁心门,无形中拒绝了他人能给的力量,陷入了孤军奋战的绝境。
其实他们的身后有着千军万马。
 
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冷漠,面对生活里的激流,不要像一个死士急着孤单拔剑,不妨先推开心里的那扇门,往前走一走,说不定是春风十里艳阳天。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