限时赏味🌷️

“大自然永远不会向我们泄露自己的秘密,因为它没有秘密;我们自己虚构了一些问题,然后又炮制了一些答案;我们在曲颈瓶底发现的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;这些想法历经几个世纪,变得繁琐复杂,形成日益庞大精微的系统,然而它们永远没法使我超越自己的想法。我把眼睛贴在显微镜上,在我眼前出现的、在我脑海闪过的总是此物,决不是他物,我也成不了我以外的人。”


——西蒙娜·å¾··æ³¢ä¼å¨ƒ 《人都是要死的》


近几年网上都在说,要远离消极负能量的人,跟阳光快乐积极的人做朋友。
可我觉得这要看原本你们是不是朋友。如果这个人一直很消极负能量,恐怕最初也不会成为朋友。而如果对方是因为遭遇了什么而有原因地陷入低谷,那这正是他最需要朋友的时候。
所谓低谷,并不只是生活事业爱情,还有情绪。因为现代人太容易患上情绪病了,就算不到“病“的程度,“症”总是难免的。然而这症状却总被人忽略、轻视和嫌弃。

陷入情绪低谷期的人,就是会消沉,焦虑,患得患失。可能原来很乐观的人,忽然悲观、没自信起来。可能原本很酷的人,忽然安全感尽失,喋喋不休起来。任何一个原本很优秀很可爱的人,突然变得脆弱又粘人,那是他在向你求助啊!
因为是朋友。他在向自己心中认可为朋友的人,求助。甚至很多时候,是因为他曾在你脆弱彷徨焦虑时,耐心温柔地帮助过你,所以他对你抱有信心,觉得当轮到自己需要的时候,你也会陪伴他。

陪伴有很多种。有人说,有情绪问题应该去看心理医生,而不是折磨朋友。是的,提供就医建议,也是陪伴的一种。
但看医生跟需要朋友并不矛盾,医疗和真情是两回事,并不是只要看了医生就不需要朋友了。
如果需要朋友陪伴,就是折磨朋友,那这样想的人最好也从不曾从朋友那里得到过温暖和陪伴。

何况很多时候,确实没严重到要看医生的程度,人们都会有所谓很“丧”的时候,想多跟亲近的朋友吐吐槽说说话,这是人之常情。
这种时候,他当然是狼狈的、毫无魅力的。倾听陪伴的过程,很可能是不舒服不快乐的。
可没有任何一段关系,不需忍耐和付出、理应“永远舒服快乐”。患难见真情,就宝贵在这里。
如果这种时候,你敷衍怠慢,甚至厌弃他们的“消极负能量”,去和“阳光积极快乐“的人做朋友,那么我觉得,你可能不配拥有真正的朋友。

人生是一段又一段旅途,总有高峰低谷,小山小丘沟沟壑壑更是数不清。他会有,你会有,我会有。风水轮流转,世事说不准。
失意时,当铭记他人的温暖陪伴。得意时,别冷落正失意的朋友。
这点为人的基本,咱得有。

社会十大俗气:腰有十文必振衣作响;每与人言必谈贵戚;遇美人必急索登床;见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;与朋友聚喋喋高吟其酸腐诗文;头已花白却喜唱艳曲;施人一小惠广布于众;与人交谈借刁言以逞才;借人之债时其脸如丐,被人索偿时其态如王;见人常多蜜语而背地却常揭人短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林语堂

“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文学的表达形式,真正的爱情都是平淡如水的,因为爱情离不开理性的选择与冷静的思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出自我的校选课教授 路炳辉先生

九歌·å±±é¬¼

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萝。

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
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
被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
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。

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

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

留灵修兮憺忘归,岁既晏兮孰华予?

采三秀兮於山间,石磊磊兮葛蔓蔓。

怨公子兮怅忘归,君思我兮不得闲。

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,君思我兮然疑作。

雷填填兮雨冥冥,猨啾啾兮狖夜鸣。

风飒飒兮木萧萧,思公子兮徒离忧。

大量的自己
少量的他人
这就是生活

饥饿是美丽的开始

遇见一个合适且长久的人有多难?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是待嫁的年龄,你没有见过我和男生成群结队去翻墙爬树的样子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蓄了很久的长发,你没有见过我剪成一层一层的短发,在食堂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,心情不好就做家务,手洗各种衣服,你不知道从前的我不会洗袜子,从没拖过地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知道替别人着想、习惯倾听,从不打断别人的说话,你没有经历过我武断专横、不听任何人解释、我行我素的岁月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脾气收敛,从不大声骂人,你不会知道原来的我生气时摔东西、撕纸条泄愤。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理性、友好、克制、习惯微笑,你没有见过我情绪崩溃,哭到喘不过气,甚至没有见过我撒娇的样子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养成了良好的饮食习惯和运动习惯,你不知道从前的我喜欢吃油炸食品,不爱跑步,晚上十点半可以吃掉半盆排骨,把自己喂到100多斤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会画简单的妆,知道什么季节穿黑丝袜、什么季节穿打底裤,商场里给你介绍化妆品让你晕头转向,你无法想象上中学时的我,早晨只刷牙不洗脸不梳头还能在学校转一整天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怎么和陌生人打交道、怎么在酒桌上全身而退,你没有见过我说话脸红、被一瓶啤酒醉倒睡一晚的时候。

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已经是这个样子,是个符合或者不符合你想法的成品,你再也无法参与我的成长,不能看到我从不懂事到懂事,从不温柔到温柔。

所以,你认识的,喜欢的终究只是半个我。

你不能理解我各种奇怪的忌讳,不能明白我对着一首老歌,一种场景发呆,无法理解我的坚持、放弃、隐忍、等待。

同样,

我认识你的时候,你穿带领子的衣服上班、不知道你穿球衣打球的样子;

我认识你的时候,你请吃饭从不心疼,那些花钱拮据,攒钱吃大餐的日子你不是和我在一起;

我认识你的时候,你知道不同的花代表不同的花语,而那个伴你成长教会你这些的女生不是我。

我们半路相遇,都是成品,那些打磨过我们的人都随着时光走远了。我是应该唏嘘还是应该感谢, 别人教会你这些,陪着你长大,然后你们分开,再转到我的身边。

我是应该庆幸吧,看到的你已是稳重大方、彬彬有礼、知道对女生该说什么话,如何讨人喜欢。

可是我多么想有一个人和我一起成长,和我一起年少轻狂、少不更事,从青涩到成熟都只是同龄人,成长的痕迹在对方眼中就能看到。

遗憾的是,所有的旅伴都是暂时的,我终于还是自己长大了,跟着不同的队伍,最后还是一个人,孤独的长大了。

曾经有段时间我QQ中了病毒,无端显示异地登录并在空间里发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广告,我重新设置了密码却无济于事,小广告依然漫天飞,我一气之下索性关了空间,心想你爱发就发吧,反正也没有人能看到。
 
那一年是高三,课业繁忙,最后半年里,我也没有在空间里发过说说,时间一长,我也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 
高考结束后,毕业旅行去的川渝,和一起去的同学约在机场集合。
 
在去机场的路上,我编辑了一条临行前的说说,点击发送后就捧着手机等回复,在那之前我会在空间发一些自己经历的搞笑段子,虽然并不怎么搞笑,但朋友们很爱在我的说说下面捧场,编队形加一加二加三,聊天打屁互相调戏,相当欢脱,我也被大家戏称为段子一点也不好笑的灵魂段子手。
 
可是那一次,我等了一分钟,两分钟,十分钟,我的说说下面依旧空白一片,没有人点赞,也没有人评论,那条说说窝在空间众多条说说之间,却孤独得像条狗。
 
我很奇怪,一直盯着屏幕默默等,打开QQ,看一眼,又关上,刷新了一遍又一遍,蜂窝网重启了一次又一次,可依然毫无回应。
 
我很郁闷,难道我过气了?不会吧,这才多久啊。我也很委屈,就算我半年没发过气了,这条说说也不是段子,不好笑,但你们就不能评论评论嘛!
 
我很不甘心地把这条说说删掉,又重新编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点击发送,等待了许久,结果还是一样。
 
七月天,去机场的路上艳阳高照,大马路上烫的蚂蚁都找不着地儿落脚,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,可我满脸都是灰蒙蒙的阴雨天,内心空荡荡。
 
挨到了机场,和朋友们汇合,经历了一年炼狱般的生活,终于能欢快地撒泼,朋友们都热情洋溢,有说有笑,我也和他们打着招呼,笑的很灿烂,可我那是强颜欢笑,心里已经在骂娘了:你们他妈为什么不给老子点赞!!!
 
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憋了一路,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们了:“哎你们刚看见我发的说说了吗?”
 
朋友们一脸懵逼都说没看见,纷纷掏出手机在空间列表里滑着,我凑过去一看,确实呀,一路滑下来,连我说说的影子都没见着,这是怎么回事呀?
 
这时有位朋友的话提醒我了,他说:“你都大半年没发了,我上次见你说说还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小广告呢!”
 
我如梦初醒,打开QQ一看,果不其然,空间还是关着的呢,我把这茬给忘一干净,刚刚在路上,我完全沉浸在悲伤十足的内心戏中,也丝毫没有注意到浏览量始终只有一。
 
更改了设置后,我将之前的说说重新发送,这回刚发出没多久,点赞和评论就铺天盖地而来。
 
“灵魂段子手!你终于上线了!”
 
“死鬼大半年跑哪去了!老子想死你了!”
 
“咳咳,[em]e401149[/em]v。。。”
 
我一抬头,机场内,人来人往,朋友们一个个摇晃着手机,笑着看着我。
 
其实那一天,在去机场的路上,某个瞬间,我的心境如同置身与世隔绝的孤岛,被人遗忘,被人遗弃,我曾在无数次伤春悲秋,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刻说服自己正在体味孤独,心境渲染环境,大有一副孤独患者的可怜姿态,但那一切不过是有恃无恐的假孤独罢了。我知道我有许多朋友,他们很温暖,我有爱我的家人,他们很踏实,在我悲伤的时候,朋友会借给我他们的肩膀,父母永远会给予我依靠。
 
真正的孤独,是得不到回应的,是没有退路的,是毫无选择的。
 
大部分人所谓的孤独却是有选择的,无问西东里有句台词是“你怪她对你不真实,可你给过她对你真实的力量吗?”
 
我觉得这句话反过来说也可以,“你怪身边的人没有给你真实的力量,可你对他们真实过吗?”
 
我认识一个学长,他最近正忙于找工作,压力很大,一次闲聊中和我开玩笑说想痛痛快快出去喝场酒都没人陪,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语气故作轻松,可我还是从他不经意间的失落中看出端倪,我就问他那你找了吗?
 
他愣了,笑着说:大家伙都忙工作,哪有空陪我去喝酒呀,找了也白找。
 
我就对他说试一试吧。
 
他看着我,沉吟了一会儿,下了决心说:行。
 
后来他对我说,那天晚上他就在许久没有发言的群里邀请兄弟们一起去喝酒,没想到大家伙二话不说一个个光着膀子就出来了,露天的大排档里,一个个糙汉子举着酒瓶搂着他的脖子,对他说着掏心窝子的话,鼓励他不要灰心,安慰他一切都会变好。
 
学长抱着酒瓶子不知道该说什么,哭得像个傻逼,他说那是他那段时间最安心,最有力量的时刻。
 
我见过许多坚强乐观的人,他们身披着坚硬的铠甲,可那层层铠甲中裹着其实是一颗柔软的心,是那副铠甲让他们在与这个世界交手的时候能全身而退,也正是那副铠甲,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紧锁心门,无形中拒绝了他人能给的力量,陷入了孤军奋战的绝境。
其实他们的身后有着千军万马。
 
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冷漠,面对生活里的激流,不要像一个死士急着孤单拔剑,不妨先推开心里的那扇门,往前走一走,说不定是春风十里艳阳天。
 

大脑:各单位报告目前情况
心:机能丧失99%
肝:机能丧失99%
肺:机能丧失99%
胃:机能丧失99%
脾:机能丧失99%
肾:机能丧失99%

大脑:外界援助已经无法扭转局势,肾上腺素储备还有多少?

肾上腺:肾上腺素仅余5%且无法再制造

大脑:所有肾上腺素分配给神经系统及声带肌肉,准备给外界传达最后信息,其余各单位做好停机准备,本指令不再重复